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 > 历史 > 正文

“小黄车”两个多月退还60多万人押金

未知 2019-05-15 09:50

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“爬行”,记者在ofo小黄车(以下统称为“小黄车”)退押金队伍中的排位终于前进了60多万:从原先的1460余万前进到1390多万……这样的退款速度,距离将全部用户的押金退还可能是遥遥无期。

与此同时,更有市民表示,现在上海街头的小黄车越来越少,小黄车用户们不得不面临无法退押金与难以骑到车的双重窘境。

昨申请退款排位1598万余位

今年2月中旬,记者发现,自己在小黄车App退押金队伍排名为1460余万位。这两天,记者惊喜地发现,目前的排位已经前进到1390多万位。在这两个多月的日子里,记者的排位约“前进”了60多万,那这个速度是快是慢呢?

其实,做个简单的数学题就可以预测:假设每月能退35万人,那目前记者可以在39.7个月、即3年3个月后拿到押金。

然而,问题是现在申请退押金的人数还在不断增长。记者的一位同时昨天刚刚申请了退款,他的排位是1598万余位。

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,退款的速度似乎还没有申请退款的人数增长得快。那么,按照这样的进度,等待小黄车将所有申请退款者的押金都退还恐怕是遥遥无期。

办了月卡却找不到能骑的车

除了押金难退之外,负债累累、陷入破产传闻…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小黄车的负面就不曾中断,而面对这样的窘境,除了今年4月官方发声表示并未破产一切正常之外,其余,小黄车再也没有公开表示过任何信息。

部分关心小黄车发展的市民还发现,伴随着小黄车的“低调”,在上海街头可以骑的小黄车也变得越来越少。

近日,记者走访上海几处曾经共享单车较为密集的区域发现,在南京西路的地铁站口,小黄车的数量屈指可数。在巨鹿路一代,可以看到几辆零散的小黄车停放在路边,鲜少有市民问津。相比之下,徐汇区肇嘉浜路附近,小黄车的数量似乎多了许多。但是记者上前查看发现,大部分车辆都已经不能骑行。

市民谢女士表示,曾经自己家附近满是小黄车,“基本上小区出门大部分都是小黄车,所以那时候我还特地办了小黄车的月卡”。但是不知何时,共享单车的数量越来越少,小黄车的减少程度更是明显,“现在从家出门,想要再找到一辆好骑的小黄,太难了”。

另一名市民蔡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看到小黄车基本都不会骑,“能看到的都是摩拜和哈啰,而且这两家企业都不用交押金,小黄不但要交押金,坏车还多,怎么可能再骑”。

“公司自己都不管小黄车了”

“小黄车的人早就不管单车的运维了。”一位曾在小黄车任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在去年“押金难退”的事件发生后,小黄车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差:“公司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去管理单车的新旧问题,更别说去取出那些扣留在‘坟场’的单车了。”

一名曾经负责单车停放管理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:“有时候车子停放在路边就会被城管或者一些管理人员拉走,反正现在公司自己都不管小黄车了。”至于这些原先停放在路边的小黄车到底被拉去哪里了,却无人知晓。

在2018年10月份,记者还从小黄车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,由于共享单车的使用年限将至,因此,小黄车的单车置换工作也一直在推进之中。但是直到现在,小黄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减少,置换工作却是无从谈起。

■观察■

共享单车市场如何“换血”

共享单车行业经历着一轮又一轮的洗牌,上海街头的单车从“百花齐放”到现在仅剩下摩拜、哈啰和勉强支撑着的小黄车,但是,关于共享单车的管理法规,却迟迟没有出台。

在宣布禁投令的一年多后,4月29日广州市正式重启共享单车投放指标,根据广州公共交易资源中心发布的《广州市2019年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商招标公告》显示,拟通过公开招标方式确定3家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商,投放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配额共计40万辆。

招标公告显示,未来3年内(到2022年6月30日止),广州将由3家共享单车运营商进入,其配额分别是18万辆、12万辆和10万辆,运营范围在天河区、海珠区、越秀区、荔湾区、白云区、黄埔区行政区域这六个主城区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签约条件中,广州此次对投标人提出,其在“信用中国”网站中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(黑名单),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未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,否则不能通过初步评审。

而小黄车已上失信黑名单,将不能通过初步评审。

那上海未来是否也有可能使用类似的招标形式来进行共享单车市场“换血”?

如果相关招标要求也相近,小黄车在面对同类型企业时,是否也同样无力反击?

未来,是否还能再次看到整齐划一的小黄车出现在申城街头?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