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我帮妈妈离了婚!

未知 2019-05-15 09:27

文/胡北

01

我叫梅倩,出生于1994年,江苏省徐州市人,是一家三甲医院儿科医生。我年少时,父母就离婚了,我被判给了母亲,一直跟她生活在一起。

大学毕业工作后,每周我都会陪妈妈去公园散步,看到别人成双成对,打球或健身,妈妈却形只影单,我心里就非常愧疚。

其实,妈妈曾再婚过一次,是我“帮”她离的。望着她依然端庄秀丽的脸,我真心希望她能早日找到幸福。而且到现在为止,我也不能确定“帮”她离婚,是对是错?

妈妈是市里一所重点小学的语文教师,她思想传统,衣着保守。2001年,从事技术工作的爸爸,离职开了家网络公司,很快赚了第一桶金。不久后,他公司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员工,对他展开追求,爸爸没能守住底线,最终闹到家庭离散。

之后,尽管他经常到学校来看我,给我买许多昂贵的礼物和衣物,但我统统不接受,尽量躲着他。我不能原谅爸爸对家庭的背叛,发誓要跟他形同陌路。

2004年,妈妈选择再婚,对方是一所中学副校长,叫高羽。妈妈告诉我,一年前高叔的爱人患癌去世,儿子在国外读研。不久前,在教育战线的表彰会上,妈妈认识了他,席间互留电话,高叔就开始追求妈妈。

妈妈再婚,我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,嘴上虽不反对,心里多少还是有了些隔阂。从此我变得更加敏感,有什么话也不愿意再告诉她。

第一年,妈妈和高叔处得还算融洽。工作之余,她把家中收拾得井井有条,饮食、穿着也安排得一应俱全。对我的学习辅导也没落下,我的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。

高叔回家也帮着她做饭、拖地,偶尔也辅导我学习。对于高叔,我既不亲近,也不排斥。我心里想着,只要他对妈妈好就行。

02

婚姻最大的坏处,就是除了要面对柴米油盐、鸡毛蒜皮的琐事外,还会让两个人随着时间推移而暴露出各自本性。

渐渐地,高叔回家越来越晚,每次回来都喝得醉醺醺的。妈妈还得给他端茶倒水,洗脸洗脚。有几次妈妈劝他以后少喝酒,说他本来就有“三高”,这样对身体不好。

他却毫不领情,还借着酒劲打了妈妈。虽说每次事后,他都对妈妈道了歉,说自己当时不知道,但是下次仍旧还会如此。

家暴一旦开了头,就如同泄洪一般无法阻挡。妈妈对高叔一次次谅解和逆来顺受,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。渐渐地,酒后回家殴打妈妈,成了高叔的一种生活习惯,为防止邻居听到前来劝架,后来竟把门反锁上打。

妈妈压抑的哭声,如同利刃一样剜着我的心。每当这时,我都吓得瑟瑟发抖,甚至不敢哭出声来。等到高叔沉沉熟睡后,我才敢抱着妈妈大哭,那种愤恨和无助,常常让我从噩梦中醒来。

2006年,我考入市重点中学三中,随着年龄增长,对大人之间的事,多少有了一些理解。好几次,我私下劝妈妈离婚,与其这样痛苦将就,不如早点逃离苦海。

而妈妈总顾虑重重,她说:“我已经离过一次婚了,如果再离婚别人会怎么看我?”她思想传统,不想让人背后指指戳戳,在她看来“名誉比生命重要。”高羽也正是拿住了妈妈的软肋,才如此肆无忌惮。

有一次争吵中,我听妈妈说:“你在外无论做什么,我都不管你!你和小刘的事我早就知道,问过你一次吗?”她边哭边说:“只求你到家不要发酒疯,孩子慢慢大了,影响她学习和成长。”

“我和小刘怎么了?难道你给不了我的,还不许别人给吗?”高羽气急败坏道:“你说我发酒疯,我就发给你看!”话未说完,他又对着妈妈一顿拳打脚踢。我鼓起勇气,想上前拽开他,却被他一巴掌扇倒在地。

妈妈怕他再打我,死死抱住了他的腿,直到他打累了才住手。那天,我没有哭,心里充满对他的憎恨,也怨妈妈太软弱。

每次被打后,妈妈都会下决心离婚,但却迟迟拖着不行动。我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多久才能熬到头,我的美好年华如同马戏团里的老虎,每天带着恐惧不安,从火圈中不断穿行。

妈妈在外人面前,从不诉说家庭的不幸,在单位依旧是教学骨干、业务标兵,深受学生们喜爱。我的成绩一步步下滑,但随着年龄增长,身材却不断“进步”,由于发育较快,很快,我就看起来像是个“大姑娘”。

初一暑假,由于穿的比较单薄,我总觉得双眼睛在追逐着我。与此同时,高羽对我的态度也有了很大转变,不再是凶巴巴的,甚至还主动给我买了几套时尚的衣裙。对妈妈也好了些,打骂次数明显少了许多。

妈妈暗自庆幸,丈夫终于改过自新,可以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了。

03

不仅如此,高羽竟然关心起我学习成绩,还经常主动辅导我功课。由于妈妈教小学,辅导不了我,所以,我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。

可我渐渐发觉不对劲,他在辅导我学习时,常常会走神,有时还会怔怔地看着我。我猜测他也许在思考工作上的事吧,毕竟他是副校长,事多。但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让我感觉非常别扭,甚至害怕。

有天妈妈出门了,高叔在教我数学解题方法时,让我自己先思考。当我苦思冥想时,他突然走到我身后,一只手搂着我肩膀,嘴巴贴着我耳朵说:“女儿长大了,变漂亮了。”

接着另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,我吓得赶紧把手抽回来,头歪向另一边。他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继续讲解习题,而我的心里“突突”直跳。

妈妈回来后,他在妈妈面前表扬我,说我学习认真,进步很快。本来我想把今天的事告诉妈妈,但想到也许他真是无意的,是我想多了,况且他还在妈妈跟前夸了我。

万一我告诉妈妈,引发他们之间的争吵,妈妈又可能会遭到一顿毒打,最后我选择沉默。

从那以后,高羽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,让人想起饿狼见到猎物的模样。我只能刻意躲着他,拼命学习,书本上的我基本都会,不再需要他辅导。

就这样,平静地过了一段时间。2008年下半年,妈妈当了班主任,事务较多,经常加班回家较晚。

10月中旬的一天,我独自在家,晚饭后正在洗澡,突然听见拧门把手的声音。幸好我有反锁门的习惯,我以为是妈妈回来了,刚想开门,但我的脑海里,突然出现那双“怪怪的”眼睛,于是问道:“妈妈,你回来了吗?”

门外没人回答,我吓得声音变了腔:“谁?再不说话我喊人了?”门外才传来高羽声音:“小倩在里面啊?快开门。”“我还没洗好,等会。”门外的高羽却突然开始用力推门。

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,快速穿好衣服。直到妈妈回来,我才敢打开门出来。高羽借口买烟,出去了。我偷偷把今天和之前的事,一股脑都告诉了妈妈,最后趴在她怀里哭着说:“妈妈,怎么办?我真的很害怕!”

“不会的,他可能是喝醉了吧?毕竟是你继父,又是教师。不然以后你放学后就先去找我,和我一起回家。”妈妈安慰我说。“如果以后他还像以前一样打你怎么办?”“那就离婚!”妈妈果断地说,这一次她眼神有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当天夜里,我被隔壁房间的争吵声惊醒,我听到妈妈厉声说:“我告诉你,高羽,你打我骂我,我都能忍,但是如果你敢欺负小倩,我绝不会放过你!大不了同归于尽!”她的语气斩钉截铁,不容置疑,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。

“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?我对女儿亲近一点犯法吗?”“我不管你是真的假的,从今往后离小倩远点,不然我非杀了你!”也许是被妈妈的气势震住,许是做贼心虚,那天,高羽居然没有动手打妈妈。

可我的心里忍不住一阵阵地难过,为了我,妈妈的婚姻再次雪上加霜了。

04

我们一家三口,各怀心事,貌合神离过完了这学期。

2009年春节后,高羽在外应酬又多起来,经常彻夜不归。每次酒气熏天回到家,跟妈妈之间,除了争吵就是指责,最终都以妈妈忍气吞声结束。我对妈妈很同情,但心里还是有些鄙视她。

4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晚上,高羽从外面回到家,拽过妈妈劈头盖脸一顿打:“让你在外败坏我名声,看我不打死你!”接着,他扯住妈妈的头发,把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。

我上前紧紧拽住他的手,狠狠咬了一口,他“哎呦”一声,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上。

我跌跌撞撞地爬起来,打开门跑到邻居家,求他们救救我妈妈!接着,我借了手机迅速拨打“110”,随后,又哭着给爸爸打了电话。

我边打电话,边听家里哭声、呵斥声、物品摔碎声乱作一团。

很快,爸爸开车赶来了,他径直跑进家里,拽过高羽迎面就是一拳,打得他鼻口出血,倒在地上杀猪般地嚎叫。爸爸又上去补了几脚,才被邻居拉开。我扑在爸爸怀里失声痛哭,断断续续地将高羽的无耻行径,统统告诉了他。

爸爸搂着我不停地安慰:“没事了,不要怕。以后他再敢欺负你和你妈,告诉我,我非弄死他!”妈妈坐在地上不断抽泣,爸爸走上前拉起她,给她递了一条毛巾。他俩能平和地对待对方,这样的画面已经多年没见过了。

很快,民警就赶到现场,问明情况后,把高羽和爸爸都带回去了,又安排人把妈妈和我送进医院。住院期间,办案民警来给我们做了笔录,妈妈彻底寒心了,还未出院,就委托律师起诉离婚,同时,以家暴申请民事赔偿。

我爸爸因殴打高羽,被刑事拘留一周,经过这件事,我对他充满感激。想起爸爸那顿老拳,我就觉得特别解气、解恨。妈妈看到他第一时间,赶来救我们母女,心里的恨也放下了。

05

出院后,高羽不停地求妈妈再给他一次机会,甚至当着律师的面痛哭流涕,并发誓以后永远不打妈妈。这一次,妈妈没有犹豫,没有心软,态度非常坚决,不再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了。

法院根据本次报警记录,以及妈妈和我的入院证明,判高羽赔偿医药费和精神补偿。见离婚已成定局,高羽撒泼耍赖说没有钱。妈妈鄙视地看着他,表示愿意放弃所有赔偿,必须立即离婚,高羽这才哑了火!

“钱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情。”妈妈接着对我说:“以前妈妈错了,有些人有些事是不能将就的。你那天报警做得很对,不然我们还会生活在噩梦之中。”回到家后,我和妈妈都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快乐。

2011年4月底,妈妈有天下班回来,跟我说:“恶人自有恶报,终于得到报应了。”原来,高羽包养的情人刘丽,因为找他要钱未得到满足,就跟主管单位举报了高羽贪污受贿的行径。妈妈再次跟我感叹,庆幸自己选择了离婚。

2012年,我考取了苏州大学医学部。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徐州市一所三甲医院任儿科医生。我仍然和妈妈生活在一起,也常常去看望老爸。

那次之后,我从内心与他和解了,大学期间他主动承担了我大部分生活费用,妈妈也不再反对我们父女来往,并叮嘱我,将来要记得爸爸的好。

百味人生,总有残缺的存在。

虽然爸爸已另有家庭,我知道他心里对我的疼爱丝毫没有减弱,只是我以前选择了拒绝和冷漠。我知道,长辈有他们的苦衷,作为晚辈不能过多参与或干涉。

我们能做到的只是尊重他们选择,让他们晚年充满幸福和快乐。

2018年除夕之夜,我和妈妈郑重约定:2020年国庆节,我们两同时披上婚纱。加油,老妈!

:再婚家庭重组后的关系,是许多孩子成长的噩梦,本文主人公的青春期,遭遇了母亲被家暴、自己被继父觊觎的惨痛经历。所幸,在人生危急时刻,母亲的护犊心切,父亲的挺身而出,让这对母女终于逃离了可怕的婚姻,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,也解开了原生家庭之间的心结。他们的经历,值得所有再婚家庭深思和警戒!

编辑:小新

标签